而是需要大量的時間,讓身體慢慢將吸收到經脈當中的靈氣吸收。

所以!

就算他手裡有足夠多的靈石,但他的身體經脈的實際狀況,明確是不允許他無限量吸收的。

用最簡單的比方來形容一番,那就是!

經脈就好像是人的胃。

以前的胃,一頓飯可以吃十斤糧食,而且身體還能夠吸收。

可現在因為退化,一頓飯只能吃半斤都不到,而且還需要更長的時間來吸收。

這就是古往今來的差距。

秦無爭說的熱火朝天,但也是因為他自己也一知半解,所以才讓人聽的那般驚心動魄。

「老大,你快點讓銀狐去找葉菁菁問問這是從哪裡找到的,或許這是一個契機。」

「能夠生長碧海蒼龍樹的地方,靈氣肯定足夠濃郁。」

「咱們,可以去哪裡探索一番,說不能能找到更多的頂級的珍惜靈藥。」

秦無爭依舊是激動萬分。

葉天傾也後知後覺的意識到這點。

他沒有猶豫,立即下令。

只不過,他不是讓銀狐去找葉菁菁,而是安排一位神龍殿的女性修者,就讓她冒充銀狐的手下去問一下葉菁菁,相比葉菁菁也不敢撒謊。

很快天亮了!

秦無爭和葉天傾激動的一夜未眠。

而在黎明時分。

神龍殿的一隻小隊,也浩浩蕩蕩的離開,前往從葉菁菁的嘴裡詢問出的地方,準備進行探查。

早餐時間!

葉天傾和鄭濤一起準備早餐,倒是顯得格外的溫馨。

吃過早餐后,葉天傾原本打算和鄭濤出去轉轉,但是卻傳來消息。

葉菁菁的人!

在今早就散布雪肌集團的黑料,大肆往雪肌集團的身上潑髒水。

明明是良心品牌的雪肌集團,卻是被葉菁菁妖魔化,說成是爛臉的產品。

而且!

現在還真的是有一些人,因為使用雪肌集團的產品導致爛臉,已經是在網上維權了。

據說還是有些人,正在前往雪肌集團公司,準備直接在雪肌集團維權。

「殿主,正在前往雪肌集團的那些人,昨晚就抵達天北市,現在……正在前往雪肌集團的路上,我們是否攔截將他們都抓起來。」

希滢 前來通報的人單膝跪地,恭敬的問道。

葉天傾的眼睛里卻是寒芒畢露。

「不需要!」

「你通知一下天北市那邊,讓他們帶子涵和沈清雪去遊玩,今天上午不要讓他們上網,也不要讓她們知道此事。」

「剩下的我來處理。」

葉天傾寒聲說道。

陪著鄭濤外出的計劃臨時取消,他決定先返回天北市,處理一下這事。

上午十點鐘!

葉天傾和秦無爭走下飛機,回到天北市。

而在這個時候,網上的各大論壇,已經各大交流平台,都已經被雪肌集團產品爛臉的新聞刷屏了。。 噗的一聲,一根軍刺重重地刺入了大飛的一條手臂,巨大的慣力將他的身體擊得直向後飛去,軍刺將他重重地釘在了牆上。

大飛口中吐著血沫,他惡狠狠的看著陳宇,另外一隻能活動的手,摸向腰間。

他腰間有一把槍,但是陳宇不再給他這個機會。

寒光一閃,另外一根軍刺將他左臂也給釘住,他悶哼一聲,手中的槍落到了地上。

「你是……什麼人……」大飛艱難地看著陳宇。

龄兮 「陳宇。」陳宇淡淡地回應了一句:「誰指使你來的?」

「呵呵,敢和我們悍將雇傭兵公司作對,你會死得很慘的。」大飛獰笑道:「我老闆不會放過你的……」

「那我等著他。」陳宇微微的點點頭,然後一道劍氣憑空而起,在半空中掠過,噗……大飛腦袋重重的垂下,然後便一動也不動了。

「寧律師,謝謝你了,真的太謝謝了。」李長軍這才重重地吐出了一口濁氣,然後撲通一聲坐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

這一次真的是死裡逃生,剛才如果不是陳宇突然闖進來,他恐怕已經死了。

「真以為這事就這麼算完了?」陳宇冷笑一聲:「若雪為你代理遺產,你有什麼事情瞞著她的?」

「我,我沒有啊。」李長軍一個激靈,他的目光閃爍,明顯是有些心虛。

「李長軍,我為你代理遺產官司的時候,可是清楚地說過,有重大糾紛的不代理,要人命的我也不會代理,我只想賺錢,沒想玩命。」寧若雪冷冷地說:「關於你大哥的身份,你可沒告訴我。」

「你也沒問我啊。」李長軍開始耍起了無賴。

「我沒問你?你告訴我,他是一家海外公司的老闆,你可沒說他是雇傭兵集團的頭目。」寧若雪冷冷地說。

「我不管,你收了錢就得為我辦事,馬上開庭了,你必須為我代理完。」李長軍說著看了陳宇一眼:「這是你男朋友吧?讓他保護我半年,我可是出了很多律師費的,我……」

陳宇冷笑一聲,右手虛空一招,一根釘著大飛的軍刺飛入他的手中,他直接不廢話,一把將手中有著倒刺的軍刺扎入了他的大腿里。

「啊……」李長軍慘叫了起來。

陳宇微微的轉動著軍刺,然後直接把這東西從他大腿里拔了出來。

李長軍眼前一黑,直接暈了過去。

這軍刺上面可是有倒刺的,拔出來的時候可是帶著一大片的血肉,這傢伙給疼得直接暈了過去。

但是在陳宇的跟前,想暈倒似乎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緊接著他就感覺到大腿上一陣火辣辣的疼痛,卻是陳宇又刺了一刺。

他給活生生的疼醒了,然後就是鋪天蓋地的鬼哭狼嚎之聲。

「別,別打了,你們想幹什麼,你們告訴我……」李長軍慘叫了起來。

「你大哥爭的東西到底是什麼?」陳宇扔下了手中的軍刺,冷笑道:「別叫了,都是自找的,不給你一刀,你真當老子是狀況茬?」

「是瑞士銀行的一把鑰匙,這把鑰匙…據說是川的某個地下寶庫的鑰匙。」李長軍哭道。

「裡面有寶藏?」陳宇瞥了他一眼。

「不,不是,是能讓人長生不老的秘密……」李長軍連忙搖頭。

「那你爸為什麼到死也沒有去找那長生不老的秘密?他是覺得自己不夠格?」寧若雪問。

「不是,我爸說那個地方不是誰都能去的,早在他年輕的時候,他跟著一個團伙過去,但一個團三十多人,死的只剩下他一個。」

「他告誡我們,這東西除非有十足的把握,否則的話千萬不要去碰,否則只有死路一條。」

「凡是這種東西,去了以後要麼死,要麼就是一個虛無縹緲的傳說。」陳宇冷冷地說:「虧你們哥倆還當寶物一樣,你們是覺得你們比你老子更強?」

「我大哥手下有一批高手,他是打算拿了這鑰匙,還有我父親遺囑里的一份地圖,去川地尋找那個神秘的洞穴,如果真的能長生不老,那可是巨大的財富啊。」李長軍一臉驚恐地說。

「然後你大哥因為怕輸了官司,所以就想殺了我?」寧若雪問。

「是……那鑰匙和遺囑都在瑞士銀行最高級別的保險柜中,他搶不到,所以只好殺了你。」李長軍驚恐地點頭。

「帶我去銀行,拿出保險柜的東西,然後讓你大哥來談判。」陳宇淡淡地說。

「他從來不妥協的。」李長軍一臉害怕。

「他會的,如果東西不拿出來,你大哥不可能現身。」陳宇冷笑道:「我不會介入你們家族的事情,但他敢動若雪不利,他必須死。」

「……這,這樣會擔很大風險的。」李長軍臉色煞白,他失血過多,眼前都有些發黑了。

「去,還是不去?」陳宇冷冷地說:「是不是你以為我好說話?」

「不,大哥,你怎麼說我都聽你的。」李長軍嚇得面無人色。

「我只想要李長安的命,其他的不想理會,他錯就錯在,不該動我的女人。」陳宇冷冷地說。

李長軍一怔,心中有些竊喜了起來,按陳宇這麼說,這件事情對他有利啊。

李長安是想除掉他,而且他的實力很強,但是看陳宇的樣子,似乎也是個狠人,讓他們這兩撥人對著干吧,只要他大哥死了,東西都是他的。

他財力雄厚,而且有能力組織一支強勁有力的隊伍去探索,到時候,長生不老,坐擁天下財富。

「好,我明天一早就帶你們去取東西,但我有一點要求,你得保證我的安全。」李長軍咬牙點頭道。

「那是當然,有我在,我保證你大哥動不了你。」陳宇點頭,這點基本的操作,他還是能做得到的。

「好,只要有你這句承諾,我就放心了。」李長軍重重地點點頭。

次日,瑞士銀行某處高級vip室中,李長軍取出憑證以後,便有人帶著他到了保險柜處。

在一個保險箱中,取出了一個小小的保險盒,打開一看,是一把鑰匙以及一份地圖。

。 劉樹才覺得楊晨軒說的話是非常有道理的,但他們自己做的具體要怎麼做,還是沒有一個底,笑着問道:「楊老弟,你這些話,我們聽着都覺得有道理。」

「但我們這文化有限的很,對於這社會局勢和未來發展局勢,你比我們看得透徹,你給我們說說,到底怎麼定位比較好。」

廖同軍也說道:「是啊!楊老弟,你給拿個主意,我們參考參考。」

廖同軍畢竟懂餐飲,說話沒有那麼絕對,只是說要參考。

但楊晨軒也聽明白了,自己說了這麼多,等於白說了,兩個人還是要他給拿主意。

楊晨軒想了一下,說道:「這樣,我各給一個建議,你們參考一下,具體的還是你們拿主意,畢竟以後這個餐飲公司,還是要你們來管的。」

「首先,定位低端的話,最好做簡單的,管飽的,不要做太多的菜品,麵食一類的最好。」

「比如專門賣牛肉麵、雞湯麵,就十幾個品種,來吃飯的人心裏也很清楚,這就是一個麵館,不用指望有太多的選擇。」

「價格親民,就是正常的消費水平,然後去找一個配方之類的,以後用加盟的方式,統一供應湯料、粉、面,賺錢就賺加盟費、管理費和每天配送湯料、粉面差價。」

「每個加盟的店面名字肯定是要統一,這毋庸置疑。」

「廣告語也要想一句,不用太高大上,就一句『最正宗的牛肉麵』『百姓自己的麵館』這樣的廣告語,親民嘛。」

「中端的話,可以做中餐,找幾個師傅,把幾十個菜給標準化。」

「以後就算是一個小白來炒菜,也能炒出好的味道。」

廖同軍是做餐飲的,覺得有一些不可思議:「楊老弟,我們中餐不是麵包啊!這不好統一吧?」

如果是以前,楊晨軒還真不敢肯定,但做了酸菜廠以後,他覺得這是絕對有辦法統一的。

楊晨軒說道:「可以統一,只是味道沒有老師傅炒得好吃。」

「但比一般的廚師,應該不會差。」

「就比如一個宮保雞丁,我不是很會做,我隨便說一下,具體還是以師傅的為準啊。」

「宮保雞丁主要的調料是雞肉、花生米,輔料蔥、姜、干辣椒、花椒、味精、鹽、油等等。」

希滢 「你們要規定好,雞肉必須多大一塊,重量、大小,都做出一個嚴格的規定,生薑要幾片、干辣椒要幾克、各種調味品要幾克,都要按照嚴格的標準來。」

「然後就是火,火要多大,控制不好就去定製爐灶,做成幾個檔位,每個檔位有多大的火,所有店面用這種。」

廖同軍忍不住打斷道:「楊老弟,這個鹽、味精都是一點點,也要統一?」

楊晨軒說道:「統一!就連花生米炸多久都給精確到秒,至於油溫,就算拿一個溫度計去測都可以,反正就規定好,什麼油溫放花生進去炸多少秒就撈出來。」

「你甚至可以規定,多少秒翻炒多少下就出鍋。」

「反正各種操作都給規定得死死的,從切菜到出鍋,嚴格按照標準來,就算是一個新手,培訓兩天,按照這些去做,也能做出來。」

廖同軍說道:「這樣的話,炒菜很慢的吧?」

楊晨軒說道:「一個餐館,設定六十道菜左右,看情況安排,一個人最多只要學十道菜,他天天就炒那十道菜,其他的菜,他要炒也不給他炒。」

「然後這個飯店,就守着六十道菜做,做出自己特色,做出自己的品牌。」

「其實中餐廳有一個很大的問題,那就是同一個連鎖店,每一個餐館的味道都不一樣。」

「這樣做,味道做不到極致,不如那些真正的老師傅,但有一個好處,那就是能滿足大部分食客的口味,能保證味道統一。」

「比如以後這個店還叫聚源,他在我們縣城吃到聚源,覺得味道還不錯,他跑到申城去,也看到一家聚源,進去吃一口,還是這個味道,跑到上京,吃了還是這個味,這就能形成一個品牌。」

دیدگاهتان را بنویسید

نشانی ایمیل شما منتشر نخواهد شد. بخش‌های موردنیاز علامت‌گذاری شده‌ان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