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在房裏伺候陶宛如的婢女聽到這動靜以後嘩啦啦的全都跪了下去。

「憑什麼!憑什麼!」

陶宛如尖叫一聲:「憑什麼所有人都跟我作對?我哪裏比不上那個賤人了!?哪裏比不上了!?」

所有人都低頭,大氣都不敢出。

現在的陶宛如太可怕了。

陶宛如深吸一口氣,看着娘親之前讓李大壯準備好的東西,而後開口道:「你們都先下去吧。」

她得找個合適的機會,跟娘親與父親說要離開一下。

如今沒有實力,到哪裏都會被人嫌棄,之前的所有,不過都是過去罷了。

曹夫人與人說完話以後,便直接去找陶知意了:「你這丫頭,現在總算是長大了,知道自己現在應該做什麼了。」

候府的事情她們都聽說過,知意做的很對。

曹夫人又指了指坐在虞七瑾身邊的季容琛:「那個男子,是不是就是你的夫婿?」

見陶知意還一臉茫然,曹夫人這才開口:「你之前不出門,你娘也去的早,所以不知道我們也是正常,我們跟你娘親是交好的朋友,若非當年你娘執意要嫁給陶鴻興,今日第一侯的位置,也不會是陶鴻興的。」

滿寶反應的快,當即奶奶的喊了一聲:「姥姥好!」

既然是娘親的娘親的朋友,那就是同輩分的,自己喊一聲姥姥也不分吧?

曹夫人喜笑顏開,周圍的人也都跟着笑:「這孩子真是聰慧!」

要是當年李慕白能有這孩子古靈精怪的勁,也不會被陶鴻興騙得團團轉了。

陶知意微微一笑:「當年的確是我不懂事,現在想像,當初娘親在的時候就應該跟娘親與諸位姨母多走動走動的。」

「害,」蔡夫人擺擺手,「不打緊的,現在咱們都在京城,走動是容易的事情。這小孩子真招人喜歡。」

滿寶乖巧的伸出雙手求抱抱去了。

蔡夫人驚奇了一下:「這孩子,還真是會照顧他娘親,知道什麼時候讓別人抱一下!以後也不知道要禍害哪家小姑娘了!」

這話一出,眾人又是一笑。

「我記得你娘親生下你以後,身體也還算可以,怎麼就那麼快就撒手人寰了?」

陶知意微微蹙眉。

這件事,她還真的不知道。

當年李慕白的身體的確是還算好的,只是後來不知道為什麼,就開始惡化。

原本還能過來指導她一二,後來索性連床都下不來。

而陶鴻興也請了不少的大夫過來,但是都沒有什麼效果。

後面因為害怕李慕白的病有傳染性,所以就只允許一個人在裏面伺候。

再後來,連陶鴻興都懶得去詢問李慕白的身體情況了。

峰崴 至於被人發現的時候,人就已經沒了。

這件事情出了不到半年,王氏就進了門,還帶來一個比陶知意小的女孩,稱陶鴻興為爹爹。

而那個時候,她自己也被囚禁在院子裏,不得而出,直到後面候府里有了喜事,她才知道,陶鴻興又找了個妻子。

後來的事情,大家基本上都知道了。

「我也不清楚,當年爹爹為了不讓我得病,便讓我待在院子裏,直到後面王氏入府……」

外面才漸漸有了陶知意的傳聞。

所有人都意識到不對勁,可這件事情已經過去太久了,王氏此人心狠手辣,先前在候府做事的,都已經被替換出去了,別說其它的了。

意識到不對勁,陶知意看向曹夫人與蔡夫人:「姨母們突然說起這件事情,是不是懷疑我娘當年的死因?」

只要肯下功夫,蛛絲馬跡也能找到。

雁過留聲,人過留痕,縱然王氏做了許多事情,也不可能將一個人存在過的痕迹抹的一乾二淨。

聞言,曹夫人立馬抬起頭來:「今兒是高興的事,說這些做什麼?再說了,我也不過是看見你了,越看越覺得你跟慕白長得像,一時間悲從中來,想起故人,這才與你多說了幾句。」

「你也別往心裏去,事情都過去那麼久了,誰知道我這腦袋有沒有錯。不過這滿寶年紀也不小了,倒是可以去我那讀書。」

曹夫人與蔡夫人雖然是讓陶知意不要往心裏去,可陶知意在聽了那些事情之後,還是往心裏去了。 冠軍的獎勵是十五點,耿家大叔和妻子商量后,決定由他帶兒子進入秘境。

他是練氣圓滿,兒子是練氣三層,最後剩下的四點,當場拍賣,很快以兩千三百靈石成交,其中趙家抽水兩成。

這些競拍者,也都是涫陽郡人。這四點,可以安排一名練氣中期和一名初期,也可安排四名初期。如果手中已經有一些點數,還可做更多安排,趙家並不干涉。

涫陽郡這些進入秘境的修士,最後出來時,所獲三成需上繳給趙家,其餘七成歸自己。因而一名練氣初期,只要在秘境內撿夠價值九百靈石的靈植,基本上就有賺無虧。

比賽結束,還不到申時。楊珍看着時候尚早,便和趙玥兒兩人,出了院子,在峽谷中閑逛。

此時谷中差不多有近千名修士,熱熱鬧鬧如同一個集市。而這麼多修士聚集,最常見的就是臨時開啟的坊市。

兩人在坊市轉了一圈,沒看到什麼讓人眼前一亮的寶貝,正有些意興闌珊,卻是碰到了幾個熟人。

正是王家的王少虞和戴家的戴妙瓔,二人身旁都各有數人,應該都是他們的族人。

大家見面一陣寒暄,相互認識。這些人果然都是各自家族的年青精英,此次出來增長見識的。

這些人中,有一名青年引起楊珍的注意。

此人大概二十六七歲,白衣長眉,星目懾人,給人以鋒芒畢露之感。

他叫戴妙璲,金土雙靈根,練氣圓滿修為。楊珍曾經聽戴妙瓔提到過。因為戴家這幾百年來,嫡系子弟中資質最好的就是他,因而深受戴家老祖重視,一直做為家族的種子培養。

此人修為進度不算太快,但相當紮實。

不過今日,這人倒是一臉的和藹可親,並向眾人發出邀請:

「此地也無甚可看,不如去愚兄那裏喝茶如何。大家相聚一場,也是難得。」

王家諸人連聲附和。他們和戴家交情頗深,對戴家仰仗之處甚多,自然不會違逆這位戴家少公子的好意。

楊趙二人自無不可,尤其戴妙瓔親親熱熱拉着趙玥兒手,連連邀請,便也跟着去了。

戴家這處院落明顯比趙家的大出許多,庭院也多出一座。不過身處這風景秀美的山谷,眾人更願意選擇在帳篷內席地而坐,別有一番生趣。

帳篷並不大,卻也分出堂上和左右兩排長席。那戴妙璲毫不客氣佔了主位,王家和戴家幾位嫡系各佔了兩排長席的前座。

戴妙瓔在戴家這邊靠後的席次,她招手讓趙玥兒坐在她身旁。楊珍見狀,便也毫不猶豫跟了過去,坐在趙玥兒下首。

那戴妙璲眉頭雙眼微微一眯,臉上不動聲色。

不一會兒有侍女端來靈茶、果盤和點心,眾人邊吃邊聊,倒也其樂融融。

「九哥,聽說你剛從秦國回來,跟大夥講講那邊的事兒唄。」

王家坐席中,一位子弟提議道。

戴妙璲在戴家同輩中排序第九,是以族中都叫他九哥。這位王家子弟如此稱呼,乃是親熱的表示。

「哈哈!」只聽戴妙璲爽朗笑道:「那等蠻夷之國,有甚好談。」

嘴上表示不屑,接下來的話卻是:「你們有啥不清楚的,儘管說吧。」

這時候楊珍聽到戴妙瓔向趙玥兒介紹,才知道這位九哥,原來是在宗門鎮國殿秦國司效力。前不久剛從那邊回來述職,正好被家族派來參加此次秘境之行。

鎮國殿在雲霄宗內權力不彰,在宗外卻是極大。此殿負責監管許國國內大小事務,如各地的州宮、郡觀和縣館,便統一歸鎮國殿管轄,其人員也由該殿任命。

另一方面,鎮國殿還負責對外交往事宜。比如下轄的這個秦國司,便是專門處理與秦國相關事務,包括向該國派駐宗門代表。這與楊珍前世的外交部門非常相似。

秦許兩國關係並不和睦。許國有相當多的修士終身都未去過那邊,是以聽聞這九哥從秦國回來,眾人也是好奇的豎起耳朵。

走的好干脆 果然,很快就有人問道:

「九哥,秦國那位太上,聽說有近一個甲子沒有公開露面。有傳聞此老已經隕落,不知是真是假?若是真事,那秦國可就沒了元嬰老祖,看以後還怎麼和我許國相爭。」

這人說完,還連聲呵呵,顯示出對秦國的不屑。

戴妙璲臉上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譏諷:「讓少康兄失望了。秦國這位太上,愚兄在秦三年,雖未見過,但可以明確告訴你,此老不僅活着,還活得好好的!」

「哎!」那叫少康的嘆息一聲,對這位九哥話語中隱含的譏笑,也不以為意。

此時又有一人問道:「九哥,太上沒見着,那位長公主可是見到了?」

「見過。」戴妙璲語氣平淡。

「真有傳說中那般美貌?」那人急不可耐追問。

「確實是天姿國色,愚兄生平從未見過……」他正待誇獎幾句,忽然看到台下的趙玥兒,改口道:「不過美則美矣,氣勢卻過於凌厲,倒像是個男兒,又哪及我雲州女兒,溫柔淑美。」

說着,哈哈大笑,眾人也跟着笑起來。

「聽說這長公主,年齡不到一個甲子,已經是紫府圓滿,真有這麼厲害?」

還是剛才那人提問。看得出此人對這位長公主,頗為仰慕。

他這問題一出,眾人也是連聲驚嘆。

一般說來,就算是天靈根,二十歲築基,四十歲紫府,六十歲大概也就紫府中期,這已經算是快的了。

「難道這長公主,竟是天靈根不成?」有人驚問道。

「確實是天靈根,」戴妙璲點點頭,隨即說出的話卻是讓眾人大驚失色:「不過,她現在的年齡,不是不到一個甲子,而是,剛過半個甲子而已。」

半個甲子,才三十歲!

三十歲的紫府圓滿,修為比趙北卿還高!楊珍心中也是暗暗咋舌。

以他估算,就算趙玥兒的資質,到三十歲最多也就築基後期而已。

當然,這是正常修鍊,沒有添加那些天材地寶。

「如此年輕,怎麼會是長公主?」楊珍好奇發問:「難道秦國皇帝,也很年輕嗎?」

「嗤!」戴妙璲冷笑道:「秦皇金丹後期,今年已經六百歲。」

然後,他便閉口不言,顯然並不想解答楊珍的疑惑。

楊珍也懶得再問,大不了回去問問嬤嬤。

不過戴妙瓔卻是替她九哥回答了。只聽她輕聲說道:「秦國長公主,表示的是地位尊崇,並非按年齡排序。實際上這位長公主,若是按凡間的輩分,比那位秦皇差了不止有十幾輩呢!」

這麼一說,楊珍頓時就明白了,這位長公主,看來憑藉她的天賦和處事,已經屬於王子公主中地位最高之人了。

眾人就這麼聊著,不知不覺一個時辰過去,楊珍正想是否告別,突然從帳篷外,一個聲音傳來來:

「喲,你們聊得啥呀,這麼熱鬧。」 對於陳長安來說,其他的東西不多,但晶石和晶核的存量,絕對是所有人類中,數量最多的!

「融合四種異火,如果是消耗白晶核,那至少要十幾萬枚!」

陳長安剛準備取出晶核,便被蒼日兔的一盆冷水,澆到了身上。

「十幾萬枚?這……」陳長安一臉震驚。

走的好干脆 「嗯,異火的融合,需要的能量是十分恐怖的,這也是玄火要強於靈火、天火和地火的原因!」蒼日兔點頭說道。

陳長安現在的手裡,只有五十多枚白晶核,十三枚黃晶核,距離辛月所需要的晶核數量相差甚遠!

「我只是初步融合就好!」辛月沉聲說道。

「如果只是初步將異火融合,日後的風險將更大,而且消耗的能量同樣不是個小數目!」蒼日兔搖頭說道。

「對了,剛才那隻地心古龍的體內,有一枚晶核,好像是紅色的,不知道……」

陳長安在自己的空間中翻看了半晌,找出了從地心古龍體內取出的晶核。

「主人不可!這紅晶核可比我重要得多!」辛月連連搖頭。

在玄北大陸上,九品凶獸已經是接近金字塔頂端的強者,它們最短的壽命也在五千年以上,有的甚至都活了萬年!

這紫晶核便是從九品凶獸體內凝結而成,匯聚了它們終生的能量,其價值根本無法估量!

大部分九品凶獸,在死亡后,都會將紫晶核留給族人,除非是獵殺其它的九品凶獸,才能獲得額外的紫晶核。

然而,同等階下,九品凶獸之間,幾乎是無法相互擊殺的,畢竟能夠升到九品的都是擁有著強大無比的血脈,它們有著無數的保命手段!

這也是蒼日兔發現地心古龍屍體時,感到無法置信的原因。

一枚紅晶核擁有的能量,遠超常人的想象能力!

「在我看來,這只是一塊沒有感情的石頭,而你,是我的戰獸,也是我的夥伴!」陳長安看著辛月,認真地說道。

此言一出,整個山洞內,針落可聞。

不論是辛月還是蒼日兔,都被陳長安的這句真情實感的話語,深深地震撼到了!

「自己居然比一枚紅晶核還重要?那可是一枚紅晶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