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裝別人可沒有那麼容易啊!

或許他的這種手段,可以欺騙人類,但是對於用數據說話的人工智能而言,這種偽裝的手段,根本無法逃脫大數據分析。

這名用戶也只能認栽了,這個時候他才明白,自己的確是坐井觀天了,還想要教導別人怎麼做,他施展這樣的手段,做到了他認為可以做到的極致,都沒有騙過英雄榮耀的防沉迷系統。

那些骨灰玩家,自然也有人可以做到這一點,他們都沒辦法的事情,自己想當然的就以為可以。

現在他也理解為何那些玩家,會如此拚命的反諷自己了,就是因為這英雄榮耀的防沉迷系統,實在是太牛逼了啊!

而此刻的夏宇,也聽着小遊說着玩家們的趣事。

英雄榮耀的魅力,的確是無可阻擋的,大多數玩家們,在玩了幾把之後,就已經徹底的被吸引了。

就連許多從不玩網絡遊戲的用戶,都深深的陷入了其中,更何況本就喜歡玩遊戲的玩家。

這些玩家們,自然對於防沉迷系統深惡痛絕,他們也的確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一些玩家所作所為,讓夏宇都嘆為觀止。

只能說為了玩遊戲,玩家們的潛力比之想像的更大。

他們為了欺騙英雄榮耀防沉迷系統,的確是無所不用其極啊,而且有人更是找來了自己的了鄰居先玩,然後進入遊戲之後,自己再上手。

而這卻也是小游都沒辦法杜絕的事情,畢竟總不可能遊戲已經開始了,卻是不讓玩家們玩了吧?

這坑害的可就不是一個玩家了,而是他的隊友啊。

當然對於這樣的手段,英雄榮耀是極其抵制的,會扣除這個賬號相應的信譽分,以後達到一定的次數,更是有永封此賬號的風險。

這也讓許多人,對於自己的賬號,重視了起來,輕易不會給別人玩。

當然這些都是后話,夏宇關注這些玩家們的事情,自然也是從側面,看出了英雄榮耀的確對玩家們有着極強的吸引力。

「不枉費我一次次的容許饅頭團隊放鴿子啊,精益求精的遊戲,的確不是粗製濫造的遊戲可比的,英雄榮耀可謂是一炮而紅了!」

夏宇很是滿意,雖然防沉迷讓玩家們深惡痛絕,但是他相信好處遠遠大於壞處,等到玩家們習慣了這種防沉迷之後,絕對可以給英雄榮耀帶來好的一面。

最起碼口碑各方面都可以得到提升,而且對於夏宇接下來要打造的電競以及直播領域,都有着極大的好處。

當然直播的事情,他只會提出來而已,具體的事情還是交給下屬去辦,這些都是細枝末節,對於龐大的夏宇集團而言,直播領域雖然也是下一個階段的風口,但是總體的產業價值也就那樣。

直播更多是為打造英雄榮耀的電競比賽以及相應的周邊產業而服務的。

「嗯,抓緊督促陳玉林組建英雄榮耀賽事!」

夏宇輕聲吩咐道。

從玩家們的反饋來看,英雄榮耀的火爆已經成了必然,絕對比之前世的英雄聯盟火爆無數倍。

即便是鵝廠已經打算引進英雄聯盟,恐怕也沒有和英雄榮耀競爭的資本。

畢竟這種對戰遊戲,只要有一款就夠了。

前世隨着英雄聯盟的崛起,DOTA雖然依舊頑強的活了下來,但是也僅僅如此而已,和英雄聯盟相比,根本不是一個層次的。

而這一世他打造出了更加優秀的英雄榮耀,自然會阻止英雄聯盟的崛起,從而做到贏家通吃!

而且夏宇集團可以投入的資源更多,也自然可以迅速帶動英雄榮耀電競,提前風靡全球!

。中秋快到了,公司團建聚餐………

《我在神秘復甦里簽到》請假一天 「你們打算下場給BUFF了嗎?」黎歌聞言,不禁有些驚喜。

之前在龍之淚的記憶當中,黎歌可是見識過有聖獸之力的軍隊和沒有聖獸之力的軍隊基本就是兩個概念。

而且,那個時候的龍之聖獸給予軍方的力量還不太對勁,如果是聖獸正常賦予人類力量的話,還不知道人類的軍隊能有多強。不過肯定能全面提升軍方戰鬥力就對了…

人類軍方能有聖獸之力支撐的話,那就不用擔心戰鬥力的問題了,再加上聖獸們打算新提升一批人類強者做頂尖戰力,用來對標魔族的最高戰力,那應該問題不大。

只是黎歌這邊,莫名的感覺有點彆扭。

主要是黎歌才來到這個大陸大約四五個月的時間,但現在莫名的有一種要展開最終決戰的氛圍。

當然,關於這一點,實際上還是錯覺。

要擊敗祖,必須得依靠符文魔法,自己的存在,就是為了綜合聖獸們所掌握的符文。

據兔艾特所說,聖獸身體構造的信息是單一化的,所能掌握的符文也都是基本固定的,但符文的信息是多樣化的,不同信息構造一般情況下都是無法認知到不同的信息…

但也有例外,黎歌就是這樣的例外。

這樣的例外具體是如何誕生的,聖獸們暫時也不清楚,否則他們早就製造出來了。

黎歌現在的符文水平,距離能夠剋制祖的程度還早得很。

原本黎歌還在擔心,羊之國要是派人手去討伐十二龍種的話,會不會被魔族偷家…但既然聖獸們打算這麼搞的話,那黎歌就不擔心了。

「那麼…羊之國那邊是打算什麼時候去討伐骸龍呢?」黎歌出聲問道,「不會正好是年後吧?」

「誒~不愧是你!」

這個兔之聖獸的臉上露出了一個相當詭異的笑容:「沒錯,你猜對了!他們就是打算年後去討伐骸龍…骸龍所處的地方是深淵之谷,那一塊地方有相當一部分的水地,骸龍所處的地方是深淵之谷的谷底,靠海,你要做好水戰的準備。」

「深淵之谷有相當大量的稀有金屬以及水晶,是非常罕見的資源。」

「卧槽。」

以黎歌那貧瘠的辭彙量,只能憋出這麼一個詞。

這是聖獸們已經打定主意是打算讓自己去幫忙的節奏啊…

兔艾特見到黎歌這個表情后,不禁輕笑一聲,補充道:「放心,不會讓你白乾活的,等你幫羊之國那邊討伐了骸龍,我給你整一點我的聖物。」

「你的聖物?」

黎歌不禁愣了一下。

他第一時間就是翻開了千頁圖鑑,然後面色微妙的看向兔艾特…

【天生具有強大的魔力,不需要魔力器官,身上的每一個細胞和毛髮中就能儲存無窮無盡的魔力。兔之聖獸身上的任何分泌物和排泄物對其他生物而言,都具有非常的營養,並且有藥用價值。】

重點就在分泌物和排泄物上…

兔之聖獸顯然也是知道圖鑑上寫了些什麼,但他卻相當不在意的說道:「這個你就不要在意了,放心,是乾淨的。」

黎歌的臉色並不好看…

雖然他不太想要,但兔之聖獸生產出來的玩意兒好歹是聖物,效果肯定也很強。

但問題就在於,黎歌對兔之聖獸的第一印象是站在舞台上搔首弄姿的兔男郎…

如果說黎歌不知道兔之聖獸可以長成人的模樣,那他或許能勉強拿來用…

可現在…

要自己拿著面前這個男人的排泄物來用?

再乾淨也膈應啊…

「有別的東西嗎?」

黎歌問道:「你會掉毛嗎?」

「我的毛?我的毛沒啥用啊~」兔艾特聳聳肩,「不過是大便而已,那麼抵觸幹嘛?人類和動物都會把糞便拿來用啊,人類用來做藥材,其他生物也會將糞便作為補充身體微量元素的手段,你那麼排斥幹嘛。」

「如果在我面前的是一隻兔子,那麼或許我還能接受。但問題就在於,你一出現在我面前的時候就是一個人!而且是一個造型非常怪異的人!我要是食用你的排泄物,那我就會想到我吃了某個人的糞便!」黎歌解釋道。

聞言,兔艾特雙手抱在胸前,有些無奈的說道:「行吧,那我之後給你加工一下總行了吧?」

「你打算加工成啥樣?」

「藥丸怎麼樣?」

「…可以接受。」

「行,那就這麼定了!」

說完,兔艾特繼續說道:「第二個內容我就不細說了,你也差不多知道是怎麼回事兒了,總之除了少數的聖獸以外,其他的幾個聖獸都在追擊祖,反正你按計劃行事就對了,別在骸龍那裡浪費太多時間。」

「然後是打算給予聖獸之力的問題…」

兔艾特摸了摸下巴,說道:「原本我是打算繼續在魔力親和度滿分的人當中選的,但要是打算硬提升的話,還是得看一個人與我的力量的相性。相性好的,魔力親和度低一點就低一點吧…」

「怎麼看一個人是否跟逆的力量相性如何?」黎歌問道。

「我整來了一個比較方便的玩意兒。」兔艾特說著,從自己的桌子里掏出了一個捲軸,「我整理出來一些東西,差不多就是這麼個玩意兒。」

黎歌接過捲軸,捲軸外面刻印出了一些符文和咒法。

打開一看,一串文字。

「八百標兵奔北坡?」

「這是我開發出來的玩意兒,讀出來,相性好的就能得到我的力量,相性不好的就是一串繞口令。」兔艾特說道,「背後的符文能夠鑒別出人是否與我的力量相性好不好。那一串繞口音只是個鑰匙,念出來就能觸發。」

「你為啥把鑰匙弄成繞口令?」

「我喜歡。」

「……」

黎歌無言的將捲軸收起,說道:「那我去找幾個熟人試試?」

百毒不侵太可笑 「試試吧…」

兔艾特掏出一根牙籤,挑著自己牙縫裡的肉:「我打算用聖獸柱召喚一下兔之國皇帝,跟他說一下這事兒。」

「所以能夠得到聖獸之力的人是可以量產的?」

「也不算太能量產吧,想要得到我的力量,就算我把要求放低了,再怎麼說都需要一定的魔力親和度。」兔艾特聳了聳肩,「就算我想要送力量,那也不是什麼人都能要的啊。」

「說得也是…」

「行了,沒別的事情了,你拿著這捲軸去找別人試試看吧。能得到什麼力量就看自己的了。」

「這玩意兒還是個盲盒?」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皇家宮內廳。

一行人等候多時,他們要面見今上天皇陛下。

影山淳會長與竹中平藏副會長帶人走進宮內廳議事廳,沒想到那裏已經有人在等候。

警視總監小松原俊和他的助理淵上狗娃坐在會議廳一側。

「總監大人。」

「會長先生,看來我們對這件事情的想法已經達成一致。」小松原俊道。

「不知道總監大人指的是?」

小松原俊胖臉上露出玄之又玄的笑意,盯着影山淳:「不論如何,東京山的問題都應該得到解決,您說是嗎?」

「我還以為總監大人依然沒有放棄調查十年前那件案子。」

「出了那樣的事情誰還敢繼續查下去?」

「那樣就好……」影山淳微微一笑。

小松原俊又道:「有時候我甚至懷疑那件事情幕後有東京山的影子。」

「是么,您打算怎麼做?」

「那麼會長先生又打算怎麼做?」

「我的態度很堅決。」

「我的態度也很堅決!」小松原俊站起身來,走向影山淳,向他伸出大手。兩人握了下手,看來確實是達成了一致。

顯示屏上放出的血腥畫面來自啞子小姐的住宅,天皇陛下端坐主位,他沒有與小松原俊等人見面,而是在宮內廳的宮殿裏同他們視頻會議。

「陛下,這是東京捉妖師協會會長影山淳先生送來的文件,其中包括數十位平民的失蹤信息,還有他們的家人寄到宮內廳的信件……」

天皇陛下面容高傲冷峻,那對狹長的眼睛充滿睿智,眼角處化著非常淡的金色眼影,黑色長發筆直垂下柔順地躺在榻榻米上。從他富麗堂皇的金色皇帝禮袍下伸出修長手掌,拿起桌面上的一封信,只是用他狹長的眼角隨意瞟了眼,便輕輕放下。

「陛下……」顯示屏內的影山淳嚴肅地說:「十年前,東京山公約簽訂后,再也沒有發生過類似這樣的事情。她已經殘害至少三十個人,人們無法容忍這樣的慘劇發生后——我們無動於衷。」

小松原俊道:「陛下,警視廳也沒有辦法向民眾解釋這些平民死亡的原因,請您定奪。」

顯示屏很快關閉,天皇陛下需要時間思考。

小松原俊與影山淳等人等待片刻。

十分鐘后,宮內廳派人過來,轉達陛下口諭。

「陛下說:朕已知曉,宮內廳已派人前往東京山交涉此事,在此前切勿擅自行動。」

宮內廳的人走後,小松原俊不禁道:「陛下心繫萬民,一忍再忍,終將失去先機。」

影山淳道:「您認為東京山會先一步做出行動?」

دیدگاهتان را بنویسید

نشانی ایمیل شما منتشر نخواهد شد. بخش‌های موردنیاز علامت‌گذاری شده‌ان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