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塞!君子也來了啊!』

『這下子有好戲看了。』

【主播】白水水仙花VIP:『我也來圍觀一波土豪姐姐。』

話是這麼說,白水水仙花昨天可是氣的臉部變形,浪客君子本來就和她不對付,她是找了好些辦法才把浪客君子給打壓下去,為此還差點被平台發現。

沒想到她昨天眼見就已經把浪客君子踩在腳底下了,這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個小主播,竟然以一己之力把浪客君子的排名給拉起來了。

浪客君子穩坐第三,而她卻在第六名,這簡直就有點過分了。

她就是要看著壞她好事的人是誰。

浮光說道:「旁人說我是蹭君子熱度的。」

【主播】浪客君子VIP:『如果我的熱度可以讓土豪姐姐蹭一蹭,我倒是一點都不在意。』

話落,浪客君子直接刷了十組花幕,花幕瞬間湮沒了整個屏幕,絢麗的讓人覺得彷彿是置身於夢境。

【主播】浪客君子VIP:『其實,我也是來還禮的。』

浮光垂眸,說道:「其實你可以不用還禮,就我說的,就相當於交個朋友。」

『朋友還是要交的。』

「會吃雞嗎?」浮光問道。

【主播】浪客君子VIP:『會一點,但是打的不是很好。』

「沒關係,不是說好了要讓我蹭熱度的嗎?」

眾位粉絲簡直看不懂兩個人的操作,為什麼能把蹭熱度這種事情說的這麼光明正大呢?

『如果不嫌棄我太菜的話,我也是不介意的。』

「上號。」浮光說道。

於是一個中等主播就這麼和浮光組隊成功。

『我們也是許久沒有見過君子的吃雞了,今天還是得拖了財神小姐姐的福氣啊。』

『對,不過君子的吃雞是真的沒有王者打得好,哈哈哈。』

『你這個黑粉吧,君子的吃雞必須好!』

想你是习惯 浪客君子和浮光申請連麥,連麥打遊戲會更好。

「打什麼地圖?」浮光問道。

「都可以的,財神小姐姐想玩什麼都行,不過我很菜,可能要小姐姐帶一帶我。」浪客君子說這話是一丁點都不覺得不好意思。

小奶喵耳朵動了動,他聽到了男人的聲音,怎麼會有男人呢?

他抬起小腦袋瓜子,彷彿是巡視自己領地一般,謝深的目光警惕的看著周圍,這是個套一的房子,所以一眼望到底,根本沒有看到陌生人。

「喵喵喵~」哪來的男人?

「你的貓咪真可愛。」浪客君子忽然說道。

浮光的手指輕輕撫摸小傢伙的腦袋瓜子,她說:「多謝誇獎,深深,我在和小哥哥連麥。」

「喵喵喵?」連麥?連麥是什麼?

浮光:「你可以理解為在打電話。」

。 聽到竊聽器裡面傳來的對話,傑西卡忍不住暗暗咂舌:「那個女人可真厲害,只怕薇薇安以後有得受了,不行,我一定要將這些情況告訴她。」

以他的本事,在李若薇的車子裡面安裝一個竊聽器,足以做到神不知鬼不覺。

傑西卡摘下耳麥,拿出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

電話裡面傳來一個溫柔而悅耳的聲音,非常的好聽:「傑西卡,你找到他了?」

「是的。」傑西卡現在的神色非常認真。

這個世界上能夠讓他嚴肅下來的,就只有一個薇薇安了。那是一個讓他都想放棄現在女人的身份,重新成為男人的女人。

「他怎麼說?」電話那邊的聲音有些緊張。

傑西卡將他們之間的對話,還有葉寒的表現,以及竊聽到的李若薇和葉寒的談話,一五一十說給了薇薇安聽。

他沒有一點誇大,也沒有任何添油加醋。

薇薇安聽完之後,陷入了良久的沉默之中。足足過了好一陣,她才重新開口,低聲說道:「我知道了,傑西卡,謝謝你。」

說完,薇薇安就掛了電話。

傑西卡很是難受,很想知道接下來薇薇安會怎麼做?可她偏偏什麼都沒有說,這不禁讓他好奇得幾乎要爆炸了

但是他又不方便打電話過去問薇薇安。

想到這裡,傑西卡一咬牙,眼神堅定的道:「反正我一定要知道結果。這半年之內,我就呆在華夏了。」

傑西卡的這個決定,算是有些瘋狂。因為以他的身份出現在華夏,很容易被人盯上。

特別是華夏的那些兵王,如果知道黑桃皇后在這裡,必然會蜂擁而至。

葉寒之所以沒有對他動手,完全是因為兩人曾經一起作戰過。但是換做其他人,就完全不一樣了。

「算了,我還得去找葉寒,待在他身邊才好,我一個人在外面實在太危險了。」傑西卡也清楚這個情況,立刻找到了最佳的對策。

雖然他的身份非常敏感,但如果他跟在葉寒的身邊,憑葉寒華夏第一最強兵王的威名,相信其他人而已不敢動他。

這等於找了一道護身符。

說干就干,傑西卡立刻朝著葉寒的住所趕去。

藍湖別墅。

葉寒回家之後,李文松夫妻非常高興。

對這個養子,他們非常喜歡,如今更是當做了寶貝。

吳艷紅變得和以前完全不一樣了,年輕了許多,氣質也優雅了起來。以前的朋友要是再次見面,只怕都已經認不出她來了。

這哪裡還是吳艷紅,分明是一個中年貴婦。

李文松在吳艷紅的影響下,也發生了不小的變化,如今兩夫妻的穿著和打扮,都變得講究起來。和以前相比,完全是兩個樣。

見到他們這種變化,葉寒很是開心。養父母對他有莫大的恩情,如今他們的生活越過越好,葉寒自然高興。

葉寒一回來,吳艷紅就去買菜,開始準備豐盛的菜肴。在她的旁邊,還有一個保姆幫忙。

保姆年紀不大,大約二十三四歲左右,長得很漂亮。只是樸素的衣服和打扮,遮掩了她不少光彩。

葉寒稍微有些驚訝,以前讓養母請保姆,她總是捨不得,不知道她是怎麼想通的。

李若薇解釋道:「那個女孩叫做陳文秀,是讓婆家打出來的,說來她那個婆家也是混蛋,分明他們的兒子不喜歡女人,卻要將陳文秀取了,差一點毀了她一輩子。」

「結婚三年,文秀的老公都沒有碰過她,而她婆家對她極其不好,動輒打罵,生病了也不給她看。不讓她上班,卻也不給她錢,就怕她有能力在社會上生活下去,然後和她老公離婚。」

葉寒聽得眉頭大皺:「那一家人都不是好東西。」

他並不反對那些有別樣愛好的傢伙,但是,如果那些人自己的取向不正常,還要去禍害別人,那就相當可惡了。

「上一次文秀挨打,我和媽媽正好路過,就把她帶了回來,讓她先在我們家工作,過一段時間,如果她願意的話,我再給她在公司裡面找一個像樣的工作。」李若薇繼續說道。

葉寒點點頭,這樣的安排很不錯。

「不過,她那個婆家很討厭,三番兩次的來找麻煩,雖然都被保安擋了回去,但還是讓人很煩躁。」說到這裡,李若薇忍不住皺了皺柳眉。

葉寒笑了笑道:「放心吧,這種人交給我來處理。如果他們還敢來,遇到我之後,我保證不會再有下次。」

「好。」李若薇笑了笑,知道麻煩很快就要得到解決。

對葉寒的手段,李若薇還是非常了解的,她不由得提醒道:「記得下手不要太重。」

葉寒微微一笑,說道:「放心,死不了。」

李若薇這才放心了。

不一會兒,可以吃飯了。

葉寒正準備開吃,卻聽到外面傳來一陣腳步聲個,他扭頭一看,只見徐芊芊和白曉曼她們都來了,同行的居然還有何琳。

葉寒有些愣神。看徐芊芊她們和吳艷紅親熱的表現,顯然是早就已經混熟了。

這是什麼情況?

「這是……?」葉寒有些心虛的看向李若薇。

這些女人,沒有哪一個和他沒有關係。現在突然出現,讓他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最主要的是,李文松夫妻雖然是他的父母,但也是他的岳父岳母。這樣幾個美女天天過來,他們會不會有什麼其他的想法?

「我請過來的,反正早晚都要在一起,不如提前適應一下。」李若薇的表情很是平靜。

「真的假的?」葉寒有些不敢相信。

「你看我像是在開玩笑嗎?」李若薇白了他一眼。

「你搞錯了。何琳算是一個,但徐芊芊和白曉曼姐妹不是。徐芊芊只是我的晚輩,而我當初之所以收留白家姐妹,只是出於同情。」葉寒解釋道。

李若薇不置可否,淡淡說道:「那就好,我正準備給白曉曼她們一人介紹一個男朋友呢,既然和你沒有關係,那我就不用擔心了。」

「什麼?」葉寒表情有些僵硬。

這一對極品姐妹花,要成為別人的女人了?

雖然葉寒很捨不得,但此刻他也不敢多說什麼。

李若薇冷哼道:「我還不知道你?放心吧,我剛剛說的只是逗你玩的。」

「這樣啊……」葉寒笑了笑,這才鬆了一口氣。。 在鳳緋池鐵樹開花的宣言落下后,黃宇久久沒能從震驚中回過神來。

鳳緋池是誰啊?

他可是十八歲入圈,第一首歌便創造過播放量奇迹,自此走上了一步步封神之路。

該拿的音樂獎,拿到手軟,得過大滿貫,年紀輕輕便已經有十多年的資歷,將同齡人碾壓,讓年長的感到壓力,令年輕的視為榜樣……

正因為這樣的光環在,所以他是驕傲的,骨子裏便帶着一股清高勁兒。

這樣的人,黃宇一直認為,只有別人追到他哪天煩了拒絕不動了才將就的結局,怎麼都想不到,他能主動說,他喜歡誰。

「那你倆啥時候公開,哎,我提前和她那邊溝通下,她現在的咖位是差了點,不過如果是你喜歡的,借這個東風也就借了……」

「黃宇。」

鳳緋池忽然打斷他,聲音裏帶着點微妙。

「我還沒追到她。」

準確來說,才確定的心意,沒來得及付諸行動。

「我勒個去?」

這下,經紀人才是三倍殺的暴擊。

「比起你鳳緋池承認喜歡誰更吃驚的就是你有一天居然單相思?不是,你這人臉上就差寫着『我很高貴,沒人能配』,沈汐禾沒道理看不上啊……

不過也不好說,相處起來,沒準覺得你毛病多又腹黑……」

「黃宇,你話太多了。」

「是說中你心事了吧。」

回應黃宇的,是「滴」一下電話掛斷的聲音。

很好,這反應,惱羞成怒沒跑了。

鳳緋池想起沈汐禾發給他的聲音採樣,忽然有了寫新歌的衝動。

於是,當經紀人以為他這幾天失聯是追沈汐禾去了,卻在看到他將自己關在鋼琴房寫歌時,驚訝得很徹底。

「鳳緋池,你別告訴我,這幾天,你都鎖在家裏寫歌。」

終於將曲子也寫出來的鳳緋池,這才恩賜似的抬頭看了他一眼。

「嗯,怎麼了?」

因為太沉浸,他鬍子都長出了點。

黃宇將手裏的購物袋放到外面,然後擼起袖子進來,伸手按著鳳緋池的肩膀。

「雖然我很感動你成名了還這麼有事業心……但是,本末不能倒置啊!你難得喜歡上人類,你不去趁熱打鐵追,還在這創作?你怎麼想的?」

鳳緋池無語地將他的手從自己肩頭拿開。

دیدگاهتان را بنویسید

نشانی ایمیل شما منتشر نخواهد شد. بخش‌های موردنیاز علامت‌گذاری شده‌ان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