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頭男人惶恐地看了一眼視頻中的面具人,然後說道:「主人,我這邊遇到了麻煩。」

「特戰連不知道從哪裏找來了一個高手,我們研製的那些廢品,被他打爆了。」

「你說什麼?」面具人的眼神頓時變得十分犀利,哪怕隔着手機屏幕,也給人很大的壓迫感。

光頭男人的額頭上沁出了冷汗,惶恐不安地說道:「廢品被那個傢伙打爆了

「他一拳一個,手段兇狠。」

「不僅如此,我還把他們引進了基地,準備讓雇傭兵殲滅他們。」

「事實上,我的方法見效了,特戰連多人受傷,唐飛和龍夜都差點死了。」

光頭男人害怕主人怪罪,故意誇大自己的功勞,然後繼續說道:

「可沒想到,關鍵時刻,那傢伙竟然弄出了閃電,雇傭兵們措手不及,全被閃電劈死了……」

「閉嘴!」

面具人打斷了光頭男人的話,吼道:「我把基地交給你管理,那是信任你,誰知道你這麼不中用,廢物!」

「是是是,主人說得對,我就是廢物,可是主人,現在怎麼辦吶?」

面具人冷靜了一下,問道:「唐飛死了沒?」

光頭男人搖頭:「沒有。」

「龍夜呢?」

「也沒死。」

面具人又問:「幫他們的那個傢伙叫什麼名字?什麼來頭?」

「他說他叫葉秋,是一個醫生,還是龍門的四大龍使之一。」

「葉秋?」面具人眸光一閃,疑惑道:「他不是在江州嗎,怎麼跑到西北去了?」

光頭男人一愣:「主人,您認識他?」

「我沒見過葉秋,不過我知道他。」面具人道:「他本是江州醫院的一個實習醫生,也不知道走了什麼狗屎運,命運就跟開了掛似的,只用了幾個月的時間,不僅轉正了,還成為了江州醫院的中醫科主任,而且,還榮升為龍門四大龍使之一的玄武使,深受曹淵看重。」

提起曹淵,面具人眼中出現了刻骨的仇恨。

「曹淵這個閹人,早晚有一天,我會讓他生不如死。」

面具人繼續說道:「據我所知,葉秋和龍虎山的掌教長眉真人關係不錯,那些閃電,想必應該是龍虎山的雷符吧!」

「只是我沒想到,他的身手居然如此變態,能打爆我們辛苦研製的廢品。」

「這倒讓我有些意外。」

光頭男人問道:「主人,現在葉秋和唐飛他們都在基地,我該怎麼辦?」

面具人道:「他們已經知道了基地的位置,所以絕不能讓他們活着離開。」

「可是那些廢品和雇傭兵都死了,誰來對付他們?」光頭男人問道。

「蠢貨,基地不是還有一個殺器嗎?」

殺器?

光頭怔了一下,接着彷彿想起了什麼,「主人,你說的是……」

沒等他把話說完,面具人就道:「這件事情交給你去安排。記住,必須把他們全部幹掉。」

「特別是葉秋,一定要弄死他。」

「好了,就這樣,我還有事,先掛了。」

視頻通話結束了。

心冷成疾久不医 光頭男人收起了手機,有些疑惑,「奇怪,主人說他沒有見過葉秋,可我怎麼感覺主人好像很想殺死葉秋?」

「難道,他們有仇?」

「算了,不管那些了,先幹掉葉秋再說。」

【作者有話說】

第2更。感謝打賞的朋友。

。榮熙聽着薄雲深這話微微一噎,當然是有問題!

不過他面上卻是保持着從容輕輕一笑,將注意力放在了江嘉逸的身上,「沒問題,來吧,嘉逸,舅舅抱。」

江嘉逸本身就和榮熙親,聽榮熙這麼一說幾乎沒有思考,直接就跑到了榮熙的身邊讓他抱着。

於是江寧和……

《奔赴》第237章榮熙,你這是做什麼 李浩哲再也不敢隨意看這些東西了,要是再蹦出個什麼東西出來,估計魂都給嚇沒。

李浩哲雙眼一閉,一頭埋在了葉慕汐的後背繼續走。

葉慕汐連忙撒開了李浩哲的手,沒過一會兒李浩哲又牽了上來。

「應該快好了吧?現在可以出去了吧?」

「媳婦,咱們走吧!?」

可是葉慕汐並沒有理會李浩哲,大概是覺得李浩哲這樣挺無趣的吧。

「媳婦兒,你說句話,你說話我就不怕了。」

李浩哲又說道,可是葉慕汐依舊沒說話,李浩哲將頭一抬,這才發現不對勁。

李浩哲摟着的人不是葉慕汐!!!

李浩哲連忙將手撒開,緊張地咽了咽口水。

面前的這個穿着白色衣服長發飄飄的人,漸漸的轉過身來……

李浩哲趕緊閉上了眼睛。

突然沒了動靜,周圍顯得十分安靜。李浩哲心裏想着,都過去這麼久了,那個白衣服的應該也走了吧?

李浩哲試探性地睜了一隻眼睛,這好像只睜一隻眼睛,恐怖就減少一半似的。

再等李浩哲睜開眼睛之後,出現在他面前的就是葉慕汐了。

但是剛剛的恐懼,已經給李浩哲留下了陰影,他問了一句讓葉慕汐笑噴的話。

「請問是葉慕汐嗎?」

葉慕汐哈哈大笑,李浩哲一看,無疑是她了!趕緊抱了上去。

一頓假哭,「嗚嗚嗚嗚,你知道我剛剛經歷了什麼嗎?太嚇人了,這簡直不是人能呆的地方。」

葉慕汐捂著李浩哲的頭,「乖乖不怕。」本來是一本正經地哄著李浩哲,結果真的忍不住憋笑了起來。

連說話都不利索了。

李浩哲懷裏抱着葉慕汐,就好像抱住了生命中,最後一根稻草,這次一抓住了就絕對不輕易鬆開了!!!

他們繼續前進,李浩哲也是被嚇破了膽,時不時地抬頭,確認一下自己抱着的還是不是葉慕汐,這倒把葉慕汐笑瘋。

這鬼屋裏面就像迷宮一樣,很多個房間連接在一起,每個房間各式各樣,卻又給人一種迷宮的感覺。莫不是碰見了鬼打牆???

他們來到了一個房間,白色窗帘隨風飄舞著,風很大,也不知道是哪裏來的風,吹着吊燈一甩一甩著。彷彿就快掉了下來。

房間中,有一張廢棄的桌子,桌子上面滿是灰塵,卻有一處是乾淨的,可能之前放了一個長方形的盒子壓在上面,現在被拿掉了。

除了一張廢棄的桌子以外,還有一張搖椅。是一張木頭色的搖椅。

房間的磚磚瓦瓦,白色的牆,還有被老鼠啃過的痕迹,吊燈周圍的牆壁都是黑的。

整個房間的氣氛立刻壓抑的下來。

房間里除了他們兩人空無一人,卻又給人一種感覺,桌子底下有人,搖椅上有人,窗帘後面有人,說的更誇張一點,都覺得吊燈上面有人看着他們!!!

葉慕汐看見這種場景,以前都是在電影裏面看見,今天居然身在其境,這鬼屋真是佈置的淋漓盡致!把這種恐懼都表現了出來。

葉慕汐牽着李浩哲來到了另外一個房間。

房間的感覺給人都差不多,都是陰森詭異。

這個房間里除了一張床,還有一個梳妝台也就沒什麼了。

梳妝台的鏡子是一面銅鏡,這種鏡子更是給人一種恐懼感覺,想像一下那個畫面,在這麼陰森的環境中,坐在這個梳妝台面前梳着頭髮。

一般來說,後面絕對會出現一個女鬼什麼的,這些老套路葉慕汐早就玩膩了。

他們背對着床站着,殊不知,這有一個穿着白色衣服的女鬼,從床下方向他們爬去。

兩人毫無察覺,忽然!

有一隻手抓住了李浩哲的腳踝!!!

李浩哲下意識彈開的那隻手,一個猛跳跳在了葉慕汐的身上。

葉慕汐那身板那力氣,怎麼可能接的住李浩哲?葉慕汐原地摔了過去。

摔在了那個女鬼身上,那個工作人員也真是倒霉,當了肉墊。

那個工作人員想大叫一聲,但是忍住了。

李浩哲轉頭一看,就看見了那個工作人員的面孔,嚇得連忙彈了起來!

趕緊把葉慕汐拉了起來,葉慕汐一看地上的工作人員,就明白了剛剛誤傷了她。

連忙彎腰將她扶了起來,李浩哲雖然知道他只是一個工作人員,但是他面上的妝容真的是讓人感覺到驚嚇。

不過看見葉慕汐一個人難以將她扶起,還是決定出手相助了。

李浩哲走上前,將工作人員扶起,連連道歉。但仍然還是低着頭不敢看她半分。

工作人員笑着說沒事,她早已習慣了,這些遊客有的時候舉動比這還要誇張。

葉慕汐連忙哈哈大笑。

後來沒玩多久,兩人也就出來了。因為算算時間,離傍晚的時間不多了,他們還要趕着最美的風景呢。

葉慕汐剛出了鬼屋,突然飄來一陣香味,是小吃街的燒烤,味道十分迷人。

葉慕汐的肚子就像是接到通知一般,又叫了起來,聲音很大,李浩哲當場就聽見了。

李浩哲看向葉慕汐問道:「先吃點?」

葉慕汐尷尬而不失禮貌的笑的笑,連連點頭答應。

李浩哲牽起了葉慕汐的手,來到了小吃街。

「笨蛋,想吃什麼?先吃點東西墊墊胃吧,一會帶你去吃更好吃的。」

葉慕汐看了看面前的這些小吃,激動的兩眼發光,幾乎口水都快流了出來。有選擇性困難症的她,還真是不好做決定呢。

葉慕汐看着這些小吃,猶如來到了天堂一般,真想躺在這些小吃裏面吃上一輩子。

葉慕汐隨意選了一些看上去十分可口的小吃。「先來點肉夾饃吧,再來點臭豆腐,可樂雞翅,再擼一盤串。」

李浩哲笑了笑,「點這麼多,你吃的完嗎?」

葉慕汐卻拍了拍自己的肚子,「你可別小瞧它哦。」

等了一些時間,聞着香味的葉慕汐滿懷欣喜地抱着這些小吃,李浩哲結了結賬。

兩人走向了摩天輪。

「孫子你好!」

「…….奶奶…好。」

看着兩人漸行漸遠的背影,嬉笑打鬧,彷彿這整個世界就只剩下了美好 走在回家的路上李子孝心裡還是砰砰跳個不停,剛才在賭場賭命的那場景一直縈繞在李子孝的腦海里。

看著賭場老闆拿出槍的時候李子孝是有了那麼一絲的退意,可是不知道怎麼的自己竟然莫名其妙的接過了那槍,還毫不猶豫的就對準自己的太陽穴開槍,現在想想身體都止不住的顫抖。

自己真的是有點太大男子主義了,為了一個僅有一面之緣的人而與人家賭命還好自己的運氣好點,要不然現在說不準已經自己把自己的頭爆了。總的來說是有驚無險,也許是天意這個老闆最後竟然將自己的賭場都輸給了自己。

摸著忐忑不安的心一邊想著一邊走著,當李子孝再次抬起頭的時候發現自己竟然莫名其妙的站在了家門口。看著破爛不堪的房子,李子孝一陣陣的無奈。

一個小時前自己還是個窮光蛋,現在自己竟然成為了一家賭場的老闆。還真有種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的感覺,一般的小賭場一天的盈利也絕對不低於五萬。永樂賭場是整個市最大也是最豪華的賭場,而且還擁有「三不管」的權利,一天的盈利那就不是幾萬能打的住的了。

十萬?二十萬?甚至於一百萬都不是沒有可能的,一天就賺十萬這是什麼概念?就算是傻子都能知道這是要慢慢的走向發財的道路了,李子孝或許只沉浸在成為有錢人的喜悅當中他並沒有想到,就是因為自己的這一時衝動給自己以後的生活帶來了無窮無盡的麻煩。

上天是公平的,所謂捨得也就是這樣一回事,有舍才會有得。李子孝捨棄了自己溫和的面貌得到了賭場,賭場的老闆捨去了自己的全部家當得到了滿腔的仇恨。冤家宜解不宜結,剛剛獲得異能的李子孝還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輕輕推開了門,由於在想事情根本就沒有注意到門根本就沒有上鎖,其實這樣的破房子就算不上鎖也不會有人「光顧」。

「子孝哥哥你回來啦,怎麼今天這麼晚啊!」

دیدگاهتان را بنویسید

نشانی ایمیل شما منتشر نخواهد شد. بخش‌های موردنیاز علامت‌گذاری شده‌ان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