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能怎麼看待,但凡有點腦子的人都不會信這種事情。中域群狼環伺,若是他姬天馳真得受了傷,他的那群義兄義弟會一起撕了他。」。

羅空點了點頭,問道:

「君王真得如你所說,活祭了自己的父兄?」。

姬天長眉頭緊皺,他看著羅空,問道:

「你還有別的事情嗎?若是沒有別的事情的話,就請回吧。「。

羅空點了點頭,說道:

「那我走了,你心裡想得最後不要讓它實現,不然我會忍不住出手殺了你的。「。

羅空轉身離去,只留下了原地的姬天長。

「好可怕的洞察能力,這人的精神力該有多強?肉體強大,精神力同樣不弱,還有大荒龍首這樣的位面至寶,這個召喚大陸,誰能和他一戰?」。

姬天長瞳孔驟縮,他看著羅空的背影,眼中是深深的忌憚。

羅空回到了黎光城,他準備閉關了,上次對姬天長使用乾坤閃幾乎消耗光了大荒龍首中的所有神龍本源,若是再不及時補充,陣眼中的神龍本源就不夠了。

羅空找到小潘安,讓他全權負責黎光城的所有事情,至於中藥院入住黎光城的事情,讓他酌情而定。

羅空交代完這一切便閉關了。

一個月的時間過去了,羅空並沒有去中域。君王也沒有了下文,以至於讓人懷疑他是不是已經死了,知道前幾天,一個諸侯以下犯上,公然說出冒犯君王的話,被君王以雷霆手段擊殺之後,所有懷疑的聲音都消失了。

「哼,都是一群慫包軟蛋,就會欺軟怕硬。」。

石雲笑道:

「世人皆如此,像羅空那樣的傢伙可不多。」。

君王點了點頭,說道:

「不過話說回來,這羅空還真是狡猾,我都這樣了,他竟然還按兵不動。」。

石雲說道:

「你不該出手的。」。

君王眉頭緊皺,說道:

「我不出手?我不出手明天他們就會殺到帝陵,看看我是不是已經躺進了為自己準備的棺材里,如果我沒在裡面的話,他們會一起出手,把我塞進去的。」。

石雲聞言,點了點頭,說道:

「這幾天我發現了好幾道陰冷的神級氣息,不過都被我趕走了。」。

君王說道:

「不用想了,那些都是蛛網組織的,他們想要試探我,再有那種,不要猶豫,直接滅殺即可。」。

石雲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淡淡地點了點頭。

。 ps.新的一周,求一切~

唐三這一去,就是半年!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畢竟獨孤博體內的蛇毒早已經根深蒂固,從獨孤博開始修鍊,就一直伴隨着獨孤博,淤積了數十年之久,隨着獨孤博修為的提升一點點的增加,在獨孤博突破了封號斗羅之後,幾乎已經到了藥石無醫的地步。

曾幾何時,就連獨孤博自己都已經絕望了,唐三雖有辦法醫治,卻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尤其獨孤博還要求唐三治療獨孤雁的時候,要確保百分百的成功率,以致於唐三為此也耗費了不少心血,這半年,都已經是小舞不斷來信,在思念的催促之下,唐三硬生生逼出來的!

但即便如此,唐三也沒能徹底將獨孤博治好,還有些殘毒剩餘。

不過接下來都只是療程問題了,只要獨孤博配合唐三留下的解藥,按時服用,劇毒自解。

實話實說,唐三要離開的時候,獨孤博還是挺不舍的。

唐三是少有能夠和獨孤博說上話的人,雖年齡差距很大,但唐三與生俱來的沉穩卻讓獨孤博沒有那種年齡差距的距離感,而且唐三在毒理方面也深有研究,這與獨孤博有很多共同話題,再加上半年下來的相處,獨孤博已經將唐三當做自己的忘年交了——其實說一千道一萬,還是獨孤博太孤獨了。

至於損失的葯園,獨孤博反倒不怎麼在意了。

反正他和獨孤雁體內的劇毒已經化解了,獨孤博也不需要依靠冰火兩儀眼為獨孤雁續命了,留下三成藥園傳給獨孤雁,足矣!

反觀史萊克學院這邊,唐三離開了半年,對馬紅俊和奧斯卡的生活造成了極大的困擾。。。

思念又燃尽 唐三在的時候,小舞頂了天也就是古靈精怪,在唐三面前,更是乖巧的像只兔子。

但這唐三一不在,小舞的脾氣一下子就暴躁了許多!

思念讓人心煩意亂,而小舞宣洩這種情緒的方式,就是簡單粗暴的斗魂!

一開始小舞還有意剋制,可奧斯卡和馬紅俊偏偏好死不死的跑到小舞面前來耍賤,簡直是老壽星上吊。。。

等奧斯卡和馬紅俊意識到情況不妙的時候,已是為時晚矣。

而戴沐白和雲錚這兩貨又秉承著死道友不死貧道的理念,對奧斯卡和馬紅俊兩人見死不救,以致於唐三若是再不回來,馬紅俊和奧斯卡就該活不下去了!

當然,小舞的這種情況,還是或多或少影響到了戴沐白和雲錚的。

比如小舞情緒低沉的時候,朱竹清幾女就不得不陪在小舞身邊,與小舞閑聊,幫小舞排解那份相思之情,這也導致玉晴兒和朱竹清陪雲錚和戴沐白的時間大大縮減——兩個大老爺們天天只能和大老爺們玩,簡直成何體統!

戴沐白還好一點,朱竹清還保留着那份矜持,本來就不會主動找戴沐白,唐三的離開,最多也就佔據了一些戴沐白找朱竹清培養感情的時間。

但云錚就慘了!

以前玉晴兒陪在自己身邊,雲錚還不覺得有什麼,現在玉晴兒陪自己的時間少了,雲錚卻突然發現,沒這丫頭在身邊,真的空落落的!

除此之外,從七寶琉璃宗回來的寧榮榮也想和唐三談筆大生意,以致於史萊克八個人,竟不約而同的都無比期盼著唐三的歸來!

或許是他們的願力產生了作用,半年之後,他們朝思暮想的唐三,終於回來了。

普天同慶!

唐三從未設想過,有朝一日,他會受到如此熱烈的歡迎,馬紅俊和奧斯卡更是痛哭流涕,緊緊的抱住了唐三的兩條大腿,嘴裏嘟囔著「想死你了」「你再不回來,我們就該出殯了」之類意味不明的話。

唐三哪裏聽得懂,但還不等他詢問清楚,奧斯卡和馬紅俊就在小舞的眼神威懾之下,乖乖的退下了。。。

沒辦法,如果只是小舞一個人的話,唐三回來了,奧斯卡和馬紅俊好歹有個靠山,在唐三面前,小舞也不會太過暴力,裝也得裝出個清新甜美來。

但問題是,小舞和柳二龍似乎格外的投緣,柳二龍更是認小舞做了自己的乾女兒!

有柳二龍在背後撐腰,唐三也頂不住啊!

要知道,柳二龍絕對是雲錚他們在學院裏最敬畏的存在,平時在柳二龍手下修鍊的時候,那都是提心弔膽,生怕惹得柳二龍不快!

諸如弗蘭德和趙無極,雖然同為魂聖,但平日裏和雲錚他們嘻嘻哈哈、插科打諢,亦師亦友,相處起來倒是輕鬆;大師雖然嚴厲,但畢竟只是嘴上功夫,說說而已,想奧斯卡和馬紅俊這種記吃不記打的,對大師也是尊敬多於畏懼。

但柳二龍就不同了,這位可是集兩者為一體,既是魂聖,脾氣還暴!

關鍵柳二龍一動起手來,那視覺上的衝擊實在太強了,以致於很多時候,在雲錚他們這,柳二龍說話,比弗蘭德這個院長說話還要管用!

唯一能夠制服柳二龍的,整個史萊克學院之內,估計也就只有大師了。

但這話又說回來了,拿被小舞欺負的事情去大師面前告狀,且不說奧斯卡和馬紅俊拉不拉的下這個臉來,就算真告了,大師最後會幫誰,還未可知呢!

言歸正傳,馬紅俊和奧斯卡放開唐三之後,雲錚等人也識趣的讓開了一個位置,讓小舞能夠和唐三獨處一段時間。

在這段時間內,小舞和唐三自然是各種郎情妾意、柔情蜜意,雖夾雜着青澀,但那化不開的甜膩,還是讓人嗅到了青春的芬芳。

稍微緩解了一下相思之情后,唐三終於想起了雲錚等人。

在眾人揶揄的目光之下,唐三不好意思的搓了搓已經長到臉頰的髮絲,生怕雲錚等人開口調侃,欲蓋彌彰般的先發制人道:「我這次回來,給大家準備了禮物!」

「哦?」聽到唐三準備了禮物,眾人登時來了興趣!

上一次,雲錚和唐三從冰火兩儀眼回來,為眾人帶來了無價的仙草,這一次,唐三在冰火兩儀眼待了半年,又會帶來什麼至寶呢?

在這種未知的激動之下,戴沐白等人紛紛朝唐三投來了期待的目光。

在眾人的注視之下,唐三怕打擊到奧斯卡幾人,訕笑了兩聲,連忙說道:「我這次只準備了兩份禮物,所以沒辦法人人有份了,只能送給雲錚和榮榮了。。。」

沒被點到名字的幾人倒是並不在意,能夠煉化仙草,戴沐白他們已經很滿足了,相比之下,他們更想知道,唐三口中的禮物,到底是個什麼好寶貝!

雲錚倒是眸光一閃,隱約猜到了唐三口中的禮物會是何物。

果不其然,唐三很快就在眾人的催促之下,從魂導器中取出了兩枚紫黑色的符印。

在這符印出現的瞬間,濃郁而強烈的不祥如同化作了實質,隱約之間,更是有鬼影閃掠、鬼哭狼嚎!

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眉頭一皺,雲錚更是下意識的拉着身邊的玉晴兒後退了半步!

注意到眾人的神色變化,唐三解釋道:「此乃閻王帖,是死神的請帖,曠世之毒器,有言道,閻王讓人三更死,誰敢留人到五更,是我凝練冰火兩儀眼七七四十九種奇毒,以七種天下極毒為核心,煉製三天三夜而成,毒性之強,足以弒殺封號斗羅!」

雲錚聞言,心中暗道一聲果然!

唐三果然還是將玄天寶錄暗器排行榜第三名的閻王帖煉製了出來!

這絕對是一大殺器,能夠屠殺封號斗羅絕不是唐三信口開河,除非是獨孤博和刺血那種以毒聞名於世的封號斗羅,否則只要修為不超過九十五級,身中此貼,便是藥石無醫!

即便是玉仲白,對上閻王帖,怕是也得忌憚三分!

當然,前提是持閻王帖者能夠接近玉仲白,並將其精準擲出。

不過無論如何,閻王帖都算的上是一份大禮了!

用的好的話,這都能算是一條命了!

而戴沐白等人,更是齊齊倒抽了一口冷氣!

弒殺封號斗羅,光是這一點,就足以驚人了,而唐三更是一連取出了兩枚閻王帖,這豈不是說,只要唐三願意,隨時就能送兩尊封號斗羅魂歸西天!?

。 「唐小姐不願意原諒先生嗎?」

「如果你被人這樣欺騙,你心甘情願嗎?你也別說的那麼冠冕堂皇,錯的一直是封晏。當年我們可是夫妻,是他因為時清靈和我離婚的。他就算再不愛時清靈,也因為她和我離婚,把我拋棄。」

「後面又說什麼我愛上陸昭,他只能壓抑情感,他早幹什麼去了?我只知道,時清靈要殺我的時候,是陸老師救了我。」

「這四年,我和他感情一直很好,什麼叫封晏成全我,如果不是他綁了我,甚至製造誤會離間我和陸昭,我又怎麼會走到這一步。我和陸昭退無可退,他又給我下了一個套,用封家束縛我,用老太太束縛我。我只能說封晏可真是聰明的奸商啊,把我玩的團團轉。」

「如果不是我自己察覺,怎麼,打算瞞我一輩子?後面又會對我做什麼?我承認,封晏幫了我很多。危難之際,救了我不知道多少次。但如果不遇到他,我想……這些無妄之災也不屬於我。」

「唐小姐……」

路遙囁嚅唇瓣,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愛情里說不上誰對誰錯。

一旦動了心的兩個人,都是放在火油加上炙烤的。

一個不好受,另一個同樣如此,誰都不會倖免。

他最終什麼都沒說,把手機錢包留下這才離開。

路遙一上車,立刻腳踩油門快速離開。

他身無分文,路過一個公交車站,問人借了幾次手機,但是都沒有人願意。

他急的滿頭大汗,最後終於有一個好心人給了他手機,他立刻撥通了封晏的號碼。

「先生,不好了!」

封晏聽言心臟微微一沉:「怎麼了?」

他冷沉的問道。

「唐小姐……唐小姐什麼都知道了。」

封晏聽言猛地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拳頭情不自禁的捏緊。

「唐小姐的情緒很崩潰,還不讓我通知你,把我的手機錢包都扣下了,我還是借人手機打的。你趕緊回來吧,我怕唐小姐承受不住打擊。」

封晏腦袋嗡嗡一片,立刻放下手頭的事情。

他快速上車,不斷給唐柒柒打電話,一開始只是無人接聽,到後來變成了關機狀態。

她一關機,證明事態嚴峻,到了一發不可收拾的地步。

他瞬間將油門踩到了底,心急如焚,只希望立刻趕回去。

他撥通了家裡管家的電話。

「太太呢?」

「路秘書走了后,太太也離開了,收拾了一下行李,說是先生要出差,她也要跟著一起。」

路遙趕到公交車站花了一些時間,這足以讓唐柒柒全身而退。

封晏聽到這話,咬牙道:「給我追,追不到太太,你們都給我滾蛋。」

他掛了電話后,立刻給下面人打電話,派人去尋找。

很快他就得到了消息。

「先生,太太上了計程車,去了海邊。」

دیدگاهتان را بنویسید

نشانی ایمیل شما منتشر نخواهد شد. بخش‌های موردنیاز علامت‌گذاری شده‌ان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