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曦若,你這個賤人,我打死你!」白靜惱羞成怒,雖然說她確實是個庶女不假,但是她覺得,比起藍曦若什麼都不是,還是要好很多的。

當然,也只有她感覺而已。

這大陸上有多少人知道藍曦若,又有多少人知道白靜?前後一對比不就清清楚楚了?

開始打架了?

藍曦若一興奮,就引著白靜到了後院。

現在葯閣還在營業呢,在藥鋪里打起來不太好。

雖然藍曦若覺得自己不會丟人,但……影響掙錢啊。

藍曦若現在的修為也不低,已經到了武師五重了,這還是在沒有全力修鍊的基礎上。

白靜實力也不差,畢竟也是大家族的庶出,還是能得到一些修鍊資源的,現在是……武師四重。

本來藍曦若就可以越級戰鬥,這還比她低,藍曦若瞬間就覺得沒有挑戰性了,她揮揮手:「真沒意思,一點都不好玩,你隨便打兩下就算了,反正也是輸。」

這滿不在乎的態度,白靜覺得自己被羞辱了。

「藍曦若,你不要自大。」白靜說着,就率先催動了靈力,直接沖着藍曦若攻擊而去。

藍曦若簡直就是懶得催動靈力,懶懶的向旁邊一躲,就躲過去了。

「孩子,你媽媽叫你回家吃飯了。」藍曦若揮揮手,「乖乖聽話啊,別鬧了。不然你媽媽該打你屁屁了。」

藍曦若這口吻,簡直就像是在安慰小孩子。

白靜哪裏肯,咬着牙繼續攻擊:「藍曦若,你休要得意。」她一直覺得,藍曦若是不如她的,所以根本就沒有那個閑心去關心藍曦若是什麼修為層次。

只是很可惜啊,藍曦若級別要比她高。

藍曦若伸伸懶腰,依舊懶懶的樣子,打不起精神來:「行了行了,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吧。你要怎麼樣才肯走啊。小妹妹,姐姐我可沒有糖吃啊。」

白靜咬牙切齒:「誰是小妹妹!」

藍曦若聳肩:「這裏還有第三個人嗎?」

白靜自然不肯繼續說下去,揪著藍曦若繼續打。

這力道,藍曦若覺得簡直就是弱爆了。

「我說啊,你打兩下意思意思就行了,這還打上癮了?白靜小妹妹,你乖乖回去吧,小心媽媽不讓你回家了。」藍曦若依舊不怎麼搭理她。

白靜怎麼可能聽,打的反而更起勁了。

行吧……

藍曦若無奈了。

「小妹妹,看你打的這麼認真的份兒上,姐姐就教教你。打人呢……應該這樣。」藍曦若話音剛落,整個人直接竄了出去。

白靜沒來得及反應,就感覺身體受到了極大的衝擊,整個人倒飛出去,重重的抵在了牆上,五臟六腑都覺得移位了。

藍曦若拍拍手:「真是,姐姐都這麼讓着你了,真是不知好歹。」

這語氣,就像是在教訓一個不聽話的小孩子。

白靜終於算是知道了藍曦若的可怕,一招,只用了一招,在沒有催動靈力的情況下,就把她給打敗了。

然而,她心裏沒有一絲一毫的恐懼,反而是更加憤怒了。

憑什麼?這女人憑什麼這麼強?

白靜不死心,依舊衝過去。

藍曦若挑眉:這還打上癮了?

「我說小妹妹,你是不是受虐狂啊?這專門找打的,我還是第一次見到。」藍曦若笑的燦爛,然後直接一腳踹過去。

「撲通」一下,白靜跪下了。

藍曦若依舊笑着:「這是晶石,拿去吧,姐姐給你壓歲錢了,過年好啊。」然後長笑着離去。

白靜被藍曦若刺激的,直接昏倒了。

這才叫氣死人好嘛?

藍曦若折回來:「哎?這就昏了啊?」她想了半天,「這女人是第一次找我麻煩,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有第二次就有第三次,反反覆復肯定煩死人。但是呢……我這麼善良的人,怎麼可能會動手殺人呢……」

只能說,藍曦若真……咳咳,沒啥。

最終,藍曦若想了想,嘴角詭異的上揚。

於是,她先是用迷魂藥徹底的把白靜給迷暈過去,等到晚上的時候,換了黑衣蒙住臉,拖着她……來到了——怡紅院!

果真是頂級的青樓,藍曦若才稍微靠近了一些,就能問到讓人沉醉的胭脂水粉的味道,以及透著曖昧氣息的紅色帷幔。

果真是個好地方。

藍曦若迅速跳上去,把這白靜直接扒——guang,然後扔到了一個空的房間里。

「姐姐只能幫你到這裏啦,小妹妹,你好好享受就行了。你要是跟了沉吳那個混蛋,還不如在這裏快活呢。」說着,藍曦若就靈活的溜走了。

黛丽 白靜只覺得自己睡的昏昏沉沉的,鼻尖有香香的味道,有些古怪,但是她又睜不開眼睛,只能和自己的內心鬥爭。

然後,身子一沉,她覺得有什麼東西壓住了他。

滿身酒氣。

這是什麼?

白靜本能的去推,卻怎麼也推不動,手腳無力,軟綿綿的。

「喲,小美人,果然還沒睡呢,原來有新的貨色了。雖然長得不咋地,不過這身段,嘖嘖嘖。」有個陌生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這是誰?

白靜驚恐的很,拚命睜開眼睛,直接愣住——沉吳?!

沉吳?!

白靜再慌亂的看看自己,直接就愣住了——這是哪裏,她怎麼會……這樣?!

她沒想到自己會以這樣的方式和沉吳見面,看起來,沉吳好像也不認識她。

「你,你放開我!」白靜掙扎著。

沉吳的眼中帶了幾分興奮:「掙扎啊,叫啊,叫的越大聲越好,我倒是想看看,有沒有來救你。」

叫了半天,白靜才絕望的發現,根本就沒有人能救她。

「沉少爺,求求你放過我吧,我不是這裏的人啊,我是被人給害了!」白靜想起藍曦若,氣的咬牙切齒。

放過?

到嘴邊的肉豈有飛走的道理?

沉吳冷哼一聲:「臭丫頭,你再敢說一句?放了你?做夢!」一瞬間,他就變得極其兇狠。

。 「行了,礙事的人已經除掉,你們繼續比吧,不要耽誤時間。」

啪啪啪!

陳偉拍拍手掌,將所有人的目光吸引回來。

林安順連忙將目光看向跟班,伸手道:「我讓你準備的東西呢?」

跟班猛然回過神,將一枚劣質空間簡直放到林安順掌心上,「少爺,都在這裡面了,一億金幣,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好!」林安順五指攥緊,

轉身,將空間戒指丟出,「不比了,我認輸,這一億金幣,你們拿去。」

陳偉藉助林安順丟過來的戒指,確認一眼,數目沒問題。

將戒指里的金幣全部轉移到自己的空間戒指里,拇指食指稍一用力,直接捏斷,輕鬆揉成一個銀質小球,彈開到一邊。

再接著,林安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離開,迅速消失在人群當中。

一刻都不想多留,沒有什麼比遠離陳偉這尊殺神更重要的事情。

沒有人覺得他傻,他慫,相反覺得他很聰明。

一億金幣買到一條命,這筆交易划算得簡直不能再划算。

就從陳偉秒殺馮偉元時的那份果斷來看,殺林安順,並非什麼絕對不可能的事。

「怎麼樣,一千萬花得不虧吧。」陳偉轉身問趙啟然。

「仙尊說笑了,我從來沒有這麼想過。」尤其是在一劍完敗林安順以後,趙啟然更加不會那麼去想。

他很清楚,那一劍若不是有馮偉元半路殺出來,林安順現在,恐怕已經是一具屍體,逐漸冰涼。

「仙尊,我們入座吧。」

「也好。」陳偉點點頭,同意道。

眾人見他們走來,紛紛避讓。

陳偉與趙啟然坐下,周圍十米範圍內,無人膽敢近身,保持距離。

「仙尊,這些人裡面,有您之前提到過的有緣人嗎?」趙啟然好奇問。

他肉眼凡胎,實在看不出人與人之間的區別。

陳偉並未直接回答,目光直直看向場中一人。

趙啟然心領神會,目光追尋著他的視線看去,落在一名女子身上。

雖面帶薄紗,卻掩蓋不住那份動人氣質。

只不過此時,她似乎遇到了一些麻煩。

正被人糾纏。

這原因嘛,不用多想也猜得到,那幾個傢伙,趙啟然聽說過,是這一塊出了名的地痞流氓,好色成性。

他們要不去糾纏女子,那才奇怪。

對方好歹跟自己一樣,都是被陳偉指點過,算半個同門師姐。

趙啟然不打算繼續沉默下去,起身。

結果下一秒,便被陳偉抓住手腕,拉回到座位上。

「仙尊……」

扭頭,趙啟然只見陳偉輕輕搖頭,道:「她自己能解決。」

有關女子的實力境界,陳偉很清楚,可比趙啟然高太多太多,若那些流氓地痞連她都解決不了,趙啟然又哪來的籌碼?

陳偉都已經把話說到這種份上,趙啟然只能作罷想法,選擇靜觀其變。

果然,下一秒,他便瞪大雙眸,看到那女子三下五除二,拳腳利落,將幾名打算對她動手動腳的地痞流氓折斷手腳,如落水狗,夾著尾巴,狼狽離開。

居然連靈氣都沒有動用,就將那幾個已經覺醒天賦的傢伙給擊敗了,真厲害啊!

趙啟然內心感慨道。

不僅驚訝於女子的實力,還有陳偉的實力。

「我臉上有什麼髒東西嗎?」察覺到趙啟然看過來的目光,陳偉問。

「沒有。」趙啟然立馬收回視線,以免造成更多誤會。

很快,覺醒儀式開始。

導師登台。

沒有太多花里胡哨的介紹,各宗使者也都已經到場。

這些都是帝國有頭有臉的人物,萬一讓他們之中的任何人覺得不耐煩,大鬧一場,這損失,可不是開玩笑的。

「魏瑩,上台測試!」

「黃階中品天賦!」

「班揚,上台測試!」

「黃階下品天賦。」

「路小雨,上台測試!」

「黃階中品天賦!」

……

دیدگاهتان را بنویسید

نشانی ایمیل شما منتشر نخواهد شد. بخش‌های موردنیاز علامت‌گذاری شده‌اند *